宝马线上亚洲第一品牌

与狼共舞
作者:范浩之    来源:北方公司   浏览次数:7137   发布时间:2019-04-02
分享到:

我没有看见它,却从山坳里嗅到了它存在的气息,藏民的羊群丢了,路边受伤的羊臀上,汩汩的流着鲜红的血浆,煞白的羊皮上染着刺目的血色,撕裂的羊皮黏连着肌肉,那分明是血盆大口造成的创伤,有经验的牧民判断,这是饿坏了的狼群发动的袭击,显然没有得手,狼群一定还在附近游走?他们带着猎枪,跟在藏獒的身后向前追去,前面又是一只受伤的羊,惊恐地躺在路边咩咩的哀嚎。

受惊的羊群乱成一团,跟随着头羊返回羊圈,光天化日之下,狼很少向羊群进攻,这群聪明凶狠的家伙,肯定是饿坏了。

饿狼没有走远,在项目部附近游荡,威胁笼罩着驻地。风高月小,深夜的狼嚎耸人听闻,叫人毛骨耸立,难以入眠。

那一夜,我一个人坚守工地,执行桩基的浇筑任务,方圆50公里几无人烟,除了干活的工人,我几乎没有后援,青藏高原的气候多变,入夜寒风刺骨,风声撕扯着皴裂的岩石呼呼作响,刺耳恐怖,在月光的照耀下,山的正面清晰可见一层白白的雪,山的背面一团漆黑掩饰着巨大的恐惧,这是个适合隐藏打伏击的好地方,我仿佛看到了黑洞里隐藏的眼睛。恐惧随之俱来,挥之不去,我坚信那群无情的家伙就躲在暗处,忐忑的心脏如小鹿乱撞。我点燃了手头的烟,在烟味的驱使下,稍作镇定。高原的月滚圆、明亮,它的光亮不带一丝的温暖,照的肌肤汗毛耸立,午夜寒风吹干我身上的汗,肌肉不由的瑟瑟发抖。困意袭来,我渐入梦境,却被狼嚎惊醒,那是狼王集结的号角,我分明看到它映照雪地上的雄健身影。

刹那间,我睡意全无,手握棍棒,和狼群对峙,我不惧怕它挑衅的叫嚣,只要我手中的武器尚在,我就丝毫不会退缩,有种的孽畜放马过来吧,那怕我将战死,也要掰掉你的獠牙,让你在舔舐我的血肉的时候,也能品味到反抗和不屈的倔强。

狼王没有下达袭击的命令,它也许看到了我愤怒的眼睛和骨子里的不屈不挠,在黑夜中交汇的凶残的毫不逊色的坚毅目光,我没有丝毫的退让,旗鼓相当的对手,彼此视作对手的敬意,它再次发出异样的愤怒,叫的天地动荡,我接着点燃一支烟,大口大口的吞咽,火光就像穿过黑夜泛着同样锐利的眼光,我用不一样的烟火像躲在暗处的狼王致敬,感谢我的对手是条狼,而不是虾兵蟹将,就这样我瞪大双眼和狼王对视到天明。

这次交手,我和狼王打了个平手,但是威胁并没解除,狼的嚎叫时常出现,狼的影子一直在四处游走。

我无法和狼交流,无法传达彼此的妥协,它是狼的王,天生拥有绝对的权威,它绝不肯退让,它在观察对手,寻找进攻的最佳时机,给对手致命一击,而我是他的头号敌人。

有理由相信,以我的诡辩,它不开口,我俩打个平手,它一张嘴我就让它输的心服口服,它张嘴说得话,只能向我俯首称臣;我也同样相信,作为狼王,它不进攻则罢,一旦进攻,那将是九死一生。我无畏得抵抗只能激发它的斗志;如果我不抗争又和那些绵羊有何差异?我时刻准备着,任凭狼王午夜嘲讽似的嚎叫。我坚守不出,未必势均力敌,也许只是对狼的天生畏惧。

我敬佩它是条狼王,它可以忍饥挨饿,茹毛饮血,可以应对高冷苦寒,它可以忍受孤苦,它不接受轻贱,拒绝摇尾巴,寻找他人的施舍。也许这才是狼和狗的区别,自食其力而又拒绝苟活,人活着也要像狼王,做一只有骨气,又有杀气的狼王。

不久,我的拉萨之行注定又是一场挑战,同行的二哥是个经验老道的司机,三十多年的驾龄,我们在晴朗的高原上前行,隐约感受到了尾随的狼群。我认知的狼,它应该如蒲松龄笔下狼的狡黠和《狼图腾》里那样富有长途奔袭的能力,既有组织头脑,又有实战能力,它绝对是个出色的野战专家。

一路远行,在稀少的土地上,几乎看不到人家,广阔戈的壁滩,根本没有路,又到处布满车轮碾压过的痕迹。天色渐暗,太阳拖着最后一丝光带消失在了地平线,夜色带着恐惧来临了。

凉风通过窗缝吹了进来,夕阳坠下山崖,寒冷和寂静笼罩了整个青藏高原,我从山冈里听到了狼王的号角,千里跟踪,长途奔袭,我看穿了狼王的策略和计谋。

色林错,汉名魔鬼湖,它用一种邪恶的眼神注视着我,不怀好意的让夜空下盛满了威胁,冰封的湖面在星空的映照下,像个巨大深邃又泛着蓝光的狼眼睛,在目光对视中,传递了诡异的邪恶。汽车的燃油所剩无几了,可悲的是我们找不到出去的路了,暗黄色的车灯,在广袤的高原上就像个移动的光标,正好成了狼追踪的方向标,也许仅凭发达的嗅觉它早已锁定了我,

如果在此时交锋,我相信必定是一场恶战,晚风吹来,空气里弥漫着狼的气息,它已经用嚎叫,指挥着移动的狼群,我摸了摸手中的“狼牙棒”,汗液已经浸透了我的手掌。这时我们听到了汽车的声响,公路上车的光亮给了我们新的希望,我们脱险了。

这一夜,它仍然没有发起进攻的号角,它应该嗅到了反抗的力量,胜负难料,我庆幸它没有下达攻击的命令,否则,我会掰掉它的狼牙,作为胜利者的姿态像世人炫耀;如果输了,就让别人评判这场战争,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为了勇士的荣誉和光荣战到最后一滴血,请将我连同那颗狼牙一起下葬,我要带着我的战利品一起轮回。


文苑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