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线上亚洲第一品牌

老魏的故事
作者:高武洲    来源:南方公司   浏览次数:206   发布时间:2019-08-23
分享到:

  认识老魏大概在一年前,是在我去项目报到的路上。说来也有趣,报到前一天人事让我联系他,说他会安排车接我。我很不情愿的打通了他的电话,客客气气地说明了事由,电话中他说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对,是”不时地冒出来,怎么感觉都是一位大领导。第二天到了车站,我断断续续给他打了五六个电话,都是“您所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一脸懵的我在三十几度的高温中等了一个多小时,那时的心情就像南方的天气一样急躁而又无奈。

  好不容易打通他的电话见到了车,可我的心情瞬间从“炎热”变成了“拔凉”。一辆久历风尘的皮卡车跟小县城年久失修的汽车站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上了车后更让人糟心,满车的泥巴,两个蹭得掉漆的安全帽随着车动不停地拍打着我的腿,貌似诚心跟我过不去。驾驶位的这个人,怎么看都跟我想象中的穿着白衬衫,拿着图纸,指着远方憧憬未来的工程师格格不入,稀松而又沾满灰尘的头发,紧紧贴在身上的短袖还能隐隐看到干掉的汗斑,沾满泥巴的皮鞋……更为滑稽的是,他那黑炭似的大脸上带着一副跟脸一样黑的墨镜,怎么看都有点别扭。我怯怯地问:您是魏总吗?在得到答案是肯定之后,我心想“哦,原来大领导是这样子的”。

  车子行走在赣南大地,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一路绿绿葱葱,心情也逐渐拨云见日。一路上,老魏很健谈,虽然有点天然的结巴和表达不清,让我渐渐感觉这位“大领导”很随和。

  到了项目部,他迅速带我熟悉了办公室,放了行李,一眨眼就不见人了。收拾完了床铺,在楼道又碰到了他,只见他背着一大圈电缆,带着一双磨得发光的手套卖力地收拾着电箱,汗珠一滴一滴的从额头上流了下来。晚上,项目部组织了见面会,我才知道老魏其实不是什么“大领导”,他既是安全员又是电工,现在还兼管综合办事务,今天电话一直处于通话中是因为他在联系修项目部的电。

  后来,渐渐融入了项目生活,对老魏的了解也越来越深,慢慢的成了挚友。老魏来公司已经七八年了,前前后后跟过五个项目,但他一直处于“救火队员”的状态,干过安全,干过现场,也搞过后勤,这不原综合办主任调走他又开始兼管综合办了。有一段时间,我们项目换了一位南方厨师,他就每天下午抽出时间给那厨师教做北方面食,不到几天时间厨师做出的包子、面条竟都有滋有味。他还告诉我,之前有一个项目由于主厨请假,他就做了两个多月的饭,这一直是他卖弄厨艺的资本。老魏是一个执着得让人不敢想象的人,有好几次我见他盯着电脑一动不动的捯饬着什么,一看吓我一跳,只有初中学历的他竟然在用PS修着广告图,而且做得有模有样。他并不是有多么专业,只是他愿意钻研,愿意花时间去学,给人感觉他就是全能的。

  有一次,项目部需要做一部绿色梁场宣传视频,老魏在生产例会上当着大家的面自告奋勇接下了这一重任。会后我对老魏说:这么厉害呀?老魏嘻嘻一笑“其实我也不会”,我满是惊讶,“但我可以学呀!”他继续补充道。随后的几天里,老魏真正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笨鸟先飞,勤能补拙”。他先是在百度上找各种教程,一一整理,文档,视频挨个看,看完之后又在淘宝上买了一套入门到精通的系统教程,然后让店家远程帮他装上了剪辑软件,对着视频一步一步的实操。那段时间,大家都觉得老魏大有“走火入魔”的可能。他白天去工地,晚上在办公室一坐就是凌晨一两点,他电脑前摆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记载了实操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他还会不遗余力的去请教,在网上问,去县城的广告公司问……总之,看似不可能的事就发生在这位40多岁的大叔身上了,不到一个月时间,一部精美的宣传片就被他“整了出来”,而且还赢得了业主评比三等奖。从此,老魏名声大噪,他前前后后总共为项目制作了5部宣传视频,为项目宣传立下了汗马功劳。

  老魏的全能是得到大家认可的,项目上有很多棘手的事都是他来处理的。有时候,大家还会开玩笑地说:老魏,雨下这么大,怎么施工嘛,快去想想办法。全能的老魏对工作也是超级负责,项目收尾的时候,有大量的电箱、防护网、警示牌等用品需要收回。那段时间,整天见不到老魏的人影,一到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便会看到他自己开着一辆轻货车,带着几个工人回来,满身灰土,又迅速地与工人一起将车上的东西卸下摆放整齐。有一位项目领导还忍不住地夸他:老魏最大的优点就是把项目部的东西当自家的保管,好多东西不用安排就能自觉地收回来存放好,找什么有什么。

  老魏是天生的乐天派,40多岁的他看上去不到30岁,整个人很精神,不了解他的人都会认为他很年轻。他最经典的POSE是剪刀手,经常屁股后撅,身体前倾,脑袋歪斜,让我帮忙拍照,因此他也成了项目部所有人的笑点。基本所有的人都喜欢拿他开涮,尤其是一起团建的时候,大家总会找各种方式逗老魏。记得去井冈山拓展的时候,老魏在大家的一致推荐下当起了“红四军军长”,拓展前期是队形展示,大家统一穿着红军服,在老魏的带领下去接受“组织检阅”。只见老魏身体歪斜,蹒跚漫步地跑过去:“报……报……报告首……首长,红四军……”,当时,所有人差点都笑喷了出来,只见老魏弯着腰,下巴前倾,掌心向前敬着军礼,教官满脸严肃的骂道:“你是伪军还是红军?重新来!”这件事一直成为了大家说道老魏的笑料。

  乐天派的老魏也有他的忧思,有一次吃完饭坐一起闲聊,大家谈起了教育。他告诉我,自己十几岁就出来上班,那时候学什么都快,看见一些新奇的东西就想实习一番,自己学接电,跟着长辈砌墙,学开挖掘机,基本所有的东西都能够无师自通。但他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好好上学,要是当初能够稍微坚持一下或许今天就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就能为项目为公司做出更多有意义的事情。他还告诉我,他打心底热爱自己的工作,喜欢项目的文化氛围,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他前段时间报了成人自考,希望能赶得上公司的要求,他现在最担忧的就是孩子的教育,坚决不能步入自己的后尘。

  老魏不是什么“大领导”,他充其量就是一个“小人物”,但他的故事也是许许多多基层员工的故事。他积极,他乐观,他好学,他对工作尽职尽责,对同事真心以待,他冲得上,扛得住,哪里需要他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他把公司当成了家,几年如一日的在同一个职位上干着不同的活,任劳任怨,从不提要求。

  我调走离开的那一天正好老魏也请假回家给孩子看学校,他开车顺路送我去机场,我开玩笑地说:老魏,说来咱两也有缘,去年7月26日的时候是你把我接到项目部,今年的7月26日又是你把我送出项目部,但不同的是今天我不用给你打好几遍电话,也不用在太阳下暴晒了,他嘻嘻一笑,说那必须的,常联系。驾驶位上的他依旧戴着那副墨镜,只是显得不再别扭,细看还有点可爱,衬衣平平整整,头发很是干练,给人感觉就是一位指点江山的“工程师”。

 

 

文苑漫步